浙大 丨 校友 丨 招聘 丨 教師 丨 學生 |  VPN
首頁
>新聞報道>莘莘學子

他們曾“同床異夢”,如今卻各自豐收,聽聽這兩位“北漂”學長的青春奮斗故事

發布日期:2019-05-20 08:15 訪問次數: 信息來源:宣傳辦公室

 

“曾經多少次跌倒在路上,曾經多少次折斷過翅膀,如今我已不再感到彷徨,我想超越這平凡的生活。”汪峰這首《怒放的生命》正適用5月15日浙江大學城市學院的“城市青年說”校友論壇第六講——奮斗的青春最美麗。

當晚,學院國際貿易專業2010屆校友曾侃、廣播電視新聞學專業2010屆校友張馳,以“同床異夢”的老友關系,講述了他們動人的青春奮斗故事。

張馳(右),導演兼編劇,“很不厲害電影作業小組”的創始人,其作品之一《In Search of Echo》(中文譯:《海洋動物》)于近期斬獲第四十一屆莫斯科國際電影節評委會特別獎。

曾侃(左),現任中央電視臺體育頻道足球評論員、主持人,央視2018年世界杯解說員,即將奔赴法國參與2019年女足世界杯的解說。

正如墨菲定律“所有的事情都沒有表面看上去的簡單”所表述的那樣,曾侃與張弛如今取得的成績,一一對應著他們二人沉浮數年的青春。

學院常務副院長斯榮喜在講座伊始說道,校友,是母校亮麗的名片;母校,是校友溫馨的家園。借此活動,有助于進一步打造和強化校友和母校成為發展共同體,引領城院學子走好今后的每一步。

 

博觀而約取,厚積而薄發

一個國際A類電影節獲獎導演,是如何“從一個人一臺機器,到100個人N臺機器”的呢?張馳回憶起畢業后的十年……

從2011年,小組7人由同學爸爸贊助1萬元,用手機拍攝其名下酒店宣傳片開始,攝影夢的種子就這樣種下了。在2016年,夢想繼續發芽,張馳完成了《白霧迷岸》的電影,賣得300多萬票房。在他看來,這僅僅只是個起點。

張馳在講座中提到,《海洋動物》這部電影動用了他過去10年沉淀下來的所有功力。若把拍攝技巧比作武功招式,他把自己所有的“招式”都傾注于電影的每一個細節,使出的每一招都經歷過時間的考驗。

《浙江新聞》曾評論張馳是“一位很有個性的導演”。的確,拍攝資金的翻倍沒有令他臨淵履薄,反而勾起了他拍電影的“癮”。“我是個腦洞很大的人,整天都在想著拍電影。拍電影可以拍出自己的所思所想,如此,若花上幾年時間拍好一部片子,在我看來是件挺讓人癡迷的事情。”

對于直系的廣電學子,張馳給出了他的獨門秘訣——反其道而行,即“經常小組合作拍片的同學,要多試試一個人拍;平時獨自一人掌機的同學,要多參與小組一起拍。”拍片需要有很強的設計感與主觀意識,因此需要個人擁有僅一機的方式就可克服所有困難的能力,但從長遠來看,與人合作是一門必修課,若沒有與團隊溝通協作的能力,路會越走越窄。

萬物皆有裂痕,那是光進來的地方

甫一上臺,曾侃便調侃道:“十年前,假若我和身邊人說‘我想成為央視的主持人!’他們絕不會相信!”

從大學時光到如今的解說員生涯,他帶領著臺下各位,回顧了十年的奮斗青春。

曾侃從商學“跳槽”到播音的轉折契機,竟得益于張弛的挖掘。在幫助張弛的作品錄音后,曾侃去到寧波《現代金報》實習,就在身邊的人都有了歸路之時,他決心放棄商學,躋身播音行列。歷經3年考研長跑,曾侃以一個零專業基礎的半路出家身份,獲得了研究生導師白巖松的高度認可。

回憶考研的三年,曾侃談到,“那三年,是我在無數個放棄的念頭中煎熬著挺過來的。”每天早上在中國傳媒大學升旗臺后面的樹林練習發聲,“堅持”和“熱愛”,是支撐他任憑風雨打擊始終前行的關鍵。

“在座的各位,你們本身如果是有興趣愛好的,也可以去想一想,這些能不能變成你們的一個命運的接口。你有可能會發現,自己真的想做且能做好的事情未必是專業本身,而是愛好。”曾侃感言,當愛好變成習慣,變成工作的一部分時,做事情才會感到開心!

曾侃與張馳一起回母校做講座,有一個重要原因——希望在座的各位能夠找到一個自己在夢想道路上一路相伴的人。

張馳去北京電影學院學習的時候是2010年,正是曾侃在京籌備考研的時候。兩人碰面時的對話至今歷歷在目:

——“你來吧!”

——“有地方住嗎?”

——“我的床又大又舒服!”

后來的一個月,他們就睡在同一張床上,各自做著導演夢、主播夢……

幸運的是,到如今,夢想成真,如愿以償!

 



文:徐馳涵,陳可茵 攝影:周正淵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